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郭金龙:从忠县教练到“奥运市长”

[日期:2008-02-16] 来源:重庆忠州新闻网  作者:徐一龙 [字体: ]
高管联盟

  1973年,郭金龙成为忠县体委第一个专职排球教练。
  2008年1月26日,郭金龙成为中国首个“奥运市长”。
  ——郭金龙:从忠县教练到中国“奥运市长”

  在1月26日闭幕的北京市十三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郭金龙当选北京市市长,成为中国的首个“奥运市长”。
  当郭金龙离开大学的排球校队,离开从事了6年的排球教练职务时,谁能想到——体育,会以这样的方式在他生命中去而复返:郭金龙担任了北京奥组委执行主席一职,成为北京奥运会的领导者之一。
  很多年以前,在忠县,郭金龙就开始获得体育运动管理者和政府负责人的双重经验。

校排球队主力

  一切从一个排球开始。
  1964年,年仅17岁的郭金龙考取南京大学物理系声学专业,担任了年级的学习委员。
  老同学刘铭慈对他印象深刻,“在大学他很聪明,学习成绩突出,经常在运动场上看到他的身影。”
  郭金龙是南京人,高中就开始打排球。进入南京大学不久,他就成了校排球队的主力。
  当年的辅导员郭克玉曾经与郭金龙同一宿舍,他说,“待人很热情,非常诚恳,同学遇到什么困难都会想找他商量。”
  当时的大学本科是5年制,1969年,郭金龙毕业。与大部分同学被先分配到军垦农场,再分配到各城市工作不同,郭金龙直接被分配到重庆忠县。
  郭克玉对此的评价是,“他直接被送到小山沟去了。”

大学生架线工

  郭金龙的第一份工作,是忠县水电局电力股技术员。
  1970年,忠县开始在周边乡村架设高低压线,需要走山路四处“立杆杆,拉电线”。郭金龙很快和工人们交上了朋友,向老工人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他穿着背心就去爬电线杆、拉线了。”时任忠县水电局局长的王世顺说。“除了戴着眼镜,群众都看不出他是大学生。”王世顺说,当时有四个大学生分配到水电局,郭金龙的口碑最好。
  在工作之外,郭金龙的其他才干也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郭金龙会修半导体,水电局职工们家里的收音机坏了,都会找郭金龙修。很快,单位以外的人也慕名找来。
  在忠县,郭金龙延续了自己对运动的热情,“经常代表局里到县里打排球、篮球。”
  让王世顺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排球会使得年轻的郭金龙离开水电局。

周建安的启蒙教练

  “县里一直没有排球教练,当时听说水电局的郭金龙排球打得好,就去借调他了。”时任忠县体委主任的颜光吉说。首次借调让颜光吉非常满意,“是个人才,要得!”第二次再需要教练时,他干脆提出将郭金龙调到体委去。
  1973年,郭金龙成了忠县体委第一个专职排球教练。郭金龙除了担任忠县男排、女排教练,还和忠县城关二小的体育老师,一同担任小学的排球教练。二小是县里定下的排球教育基地。
  现任国家男排主教练周建安第一次见到郭金龙时,刚刚9岁,那时他是忠县城关二小排球队的主力队员。
  “小时候特别怕他,他训练时特别严。”在周建安记忆中,这个说着外地话、戴着眼镜的教练,在训练场上非常严格。平时,则一点没有架子。
  1978年底,四川省排球队来忠县挑人,在郭金龙的推荐下,周建安得以到成都试训。在当时的一批队员中,周建安的身高不具备优势,没有被挑中。郭金龙坚持认为周建安是块好材料,他继续推荐周建安进入专业队。后来,重庆体工队组建了排球队,在郭金龙的推荐下,周建安进入体工队,开始了他的职业之路。
  调到体委不到一年,郭金龙的教练成绩就获得了肯定。万县地区体委指定郭金龙担任万县女排教练,带队参加四川省第三、四届省运会。
  当时担任万县女排队长的翟国凤,依然保存着全队与郭教练的合影。除了训练比赛之外,郭金龙带队每到一个地方比赛,总会抽空带着队员去参观当地的古迹。“他能看着碑文跟我们讲古代的事,滔滔不绝的。”翟国凤说。
  在第四届运动会上,万县女排获得第七名,创下了万县女排的最好成绩。
  在当时的体委主任颜光吉眼中,郭金龙可不只是个排球教练。“他篮球、围棋、桥牌、象棋都特别好。”
  当时忠县时常会组织一些单项或者综合性的运动会,郭金龙就成为以上那些项目单项比赛的组织者。这可能是他组织运动会最早的资历,当时,谁会想到,他会成为世界上最盛大的运动会的执行主席。

进入政坛改革教育

  1977年,郭金龙再次被临时借调。这次,是县里从各机关各抽调一人,“搞中心工作”,下乡到农村。郭金龙到了庙垭乡呆了近一年。
  1979年,忠县县委宣传部调郭金龙任理论教员。在宣传部任职一年左右,郭金龙被任命为忠县文化教育局副局长,正式进入政坛。
  在这一岗位,郭金龙很快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李永平,时任忠县文教局人事股股长。他介绍说,由于历史原因,忠县的中小学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小学设初中班;初中设高中班。“当时76所小学都办了初中班,14所初中有11所办了高中班。”这一情形被形象地称之为“帽子班”。
  时任忠县县委书记的黄登银说,帽子班导致中专毕业的学生就可以教高中,教育质量严重下降,而且形成了恶性循环。郭金龙调查后,提出了压缩“帽子班”的建议,并向县委、县政府提交报告。
  忠县最终同意了文教局提出的教育改革,开始逐渐压缩“帽子班”。
  “帽子班”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忠县彻底消失。这项改革使忠县教育质量逐年提升。恢复高考后,忠县的高考升学率常年居于万县地区之首
  1981年,忠县文教局分家,分为文化局和教育局,34岁的郭金龙成为文化局局长,这也是他首次担任政府一级机构的一把手。

初当一把手

  在文化局,郭金龙做了一件事,就让所有人都服了。
  当时文教局分家后,文化局分得了两万元公款。文化局用这笔钱盖了栋五层小楼,一楼作为办公室,其他四层作为职工宿舍,每层两套房子,共八套。
  “每套房子有50多平方米,屋里有卫生间和厨房,在当时条件算好的。”时任文化局干部的李孝忠说。
  让大家吃惊的是,郭金龙没要新房。当时,文化局机关工作人员一共有7人,除了郭金龙外,每人都分得一套宿舍,剩下的两套,一套给了一名刚刚从成都调来的剧团团长(也属于文化系统人员),另一套房子,郭金龙决定分给一名即将分配来的打字员。而当时,郭金龙和妻子住在妻子单位广电局的宿舍里,那是一个筒子楼,房屋面积狭小,屋内没卫生间,做饭只能在走廊里。
  与房子有关的另一件事情,在一年多以后,更让工作人员佩服不已。
  小楼盖好后,还剩下一些木料,文化局的工作人员希望做一些家具分到个人手中。郭金龙同意强调木料属于国家财产,每个人必须交钱入公账才能分到家具
  当时曾经有人认为这有点小题大做,“交通局还分给职工全套家具呢!”李孝忠说。一年后,当郭金龙被提名为忠县县长时,有人提出文化局曾私分木料,但账目显示,并没有人将木料白白占有。
  在工作上,郭金龙创造的工作流程,也让大家颇为佩服。
  郭金龙每个月初,会召开一次会议,“这个月要干什么工作,达到什么效果,他都说得清清楚楚。半个月过去了,再开个会,问工作进展。工作效率特别高。”黄玉新说。
  在忠县文化局的两年多,郭金龙开始展示出成为一名一把手的出色素质。

擢升县长无先例

  1983年,忠县县长位置空缺。县里开始考虑提拔一名新县长,郭金龙成为呼声最高的人选。那时,万县地区的文化局也有意调郭金龙担任局长。在两个选择中,郭金龙最终选择留在忠县。
  当时担任忠县县委书记的黄登银说,此前,忠县还没有从局长直升县长的先例。
  黄登银还亲自对郭金龙做了调查,郭金龙在水电局“爬杆杆、拉电线”的经历,让他大为赞叹。郭金龙没有官架子能和各个阶层群众交朋友的本领,也给他大大加分。
  “提升县长后,肯学肯钻,半年多,就进入角色了。”黄登银说。
  郭金龙不一样的风格,也给许多干部、职工留下新奇的印象。
  当时还是忠县剧团一名普通工作人员的伯志伟记得他在县长办公室看《霍元甲》的经历。当时,剧团的年轻人都会聚集在单位惟一的黑白电视前看这部热播电视剧。一天晚上,大伙正看得起劲,突然停电了。失望之余,他们发现剧团隔壁的县政府楼上有一个办公室亮着灯。”七八个年轻人一敲门,郭金龙打开了房门。“当时他在写什么东西,一看我们一群人,就问我们什么事。”几个人不好意思地解释了原委。郭金龙当即把他们全让进了屋,打开了办公室的电视。
  平易近人之外,在县长的位置上,郭金龙也展示出足够的能力。
  1984年春节前夕,忠县火电站的机器突然出了故障,导致全县停电。“当时下的死任务是,大年三十那天一定修好机器。”黄登银说。
  郭金龙当即进驻电站,现场指挥抢修。大年三十那天,电来了。初一一早,黄登银找郭金龙时,才发现他一夜未回。“原来他在电站守了一夜,担心再出问题。”
  让黄登银颇没想到的是,这个年轻能干的搭档,很快就引起了省里的注意。

改革带来的机遇

  1983年,改革的浪潮吹到了忠县。那一年,这个贫困县被四川省确定为体制改革试点县。忠县县委县政府相应获得了在改革上更大的权力。
  时任县委书记的黄登银说,当时国家一度因三峡工程拟组建“三峡省”,由于忠县地理位置特殊,归属与发展一直没有定论。“当时有个说法叫‘不三不四、不上不下’。不确定忠县要归三峡省还是四川省,不确定是要上山还是保持原样。”黄登银说,他和郭金龙为此专门商量过,并认为,虽然不确定的因素导致忠县不能贸然发展工业,但可以从小型工业入手,以小型工业带动改革。
  一个传统的农业县要搞工业,县里希望得到上级地区的支持。黄登银说,为了取得万县地区的支持,郭金龙专门给地区写了封信,详细阐述了忠县的改革思路。“当时地委开县长会,郭金龙就把信带去了。”
  黄登银说,当时,四川省省委农研室主任李步云也参加了这个县长会。郭金龙的发言,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觉得这个人口才不错。”
  会议结束后,李步云专门到忠县做了考察,向黄登银询问了更多关于郭金龙的情况。
  不久,黄登银就接到了万县地委书记欧阳荣的电话,转达了要调郭金龙前往省委农研室任职的口信。
  黄登银曾经希望留下郭金龙,他向上级解释说,忠县的发展需要这个搭档,但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已经不可避免地走近了这个年轻的县长。
  很多年以来,忠县昔日的朋友,一直注视着郭金龙的足迹。他们手里的电视遥控器,一直随着老同事、老朋友的每一次调任而转动,四川台、西藏台、安徽台、北京台。他们看到老同事的鬓角渐渐斑白,他们也为郭金龙每一次担当更大的职责而欣慰。
  同样从忠县走出,主要在北京工作的国家排球队主教练周建安说,“郭老师是从最基层一步步走过来,具备了非常大的优势。作为北京市市长,他对体育的热爱,对体育的关注,对体育的经历一定会对他有很大帮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eocoonet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高管人才网



热门评论